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名作 -> 文学作品 ->

时时彩输了5万怎么翻本:诗人朱鸿宾

发布时间:2016-04-25 22:24:03编辑:f8848

诗人朱鸿宾
   
       [作者简介]朱鸿宾,山西武乡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太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太原诗词学会副会长。1981年开始创作,至今已在国内及港台发表诗文一千多首(篇)。出版有诗集《野鸽子》《《沉默是我唯一的歌》《梦在远方》《唤醒闪电》《鱼化石》和散文小品集《走遍春天》六种。其文学及新闻作品数十次在国内及港台地区获奖。现供职于太原电视台新闻中心。




最后一次磨刀
 
   《传说》 
 
 
刀,总不见出鞘
削铁如泥,没有人见过
刀藏在刀鞘里
鼾声如雷,是醉酒后的刀客
夜行八百,刀从不落空
江湖传说而已
昨夜,是谁醉卧杏花酒家
众目睽睽之下
突然抽出背后的刀
一阵狂风,人没了踪影
城外的望圣山
拦腰齐刷刷断开
 
 
 
《捕捉闪电》
 
站在一道闪电下
一只鹰
拔刀以展开翅膀
刀刃锋利,手狠
修整一棵老树
必须砍掉多余的枝杈
蒙上眼,出刀
刷,落了一地叹息
慢一秒  重来
一次灵感的醒来
几乎耗尽整个夜晚的雷声
一次比一次迅疾
雷公发怒
将他定住
 
 
 
 
《刀魂》
 
丢了刀,人就空了
午夜,河流睡去
越来越清醒的,只有刀客
没有刀作枕头,梦里的火
烧灼他,夜夜难眠
一把刀再老再钝
也是刀客的魂
刀在  胆在  心跳在
没有刀,怎能杀死遍地秋风
 
 
呐喊能否铸刀
心里的铁,可否承受天火
丢了魂的刀客
以头颅
撞响大地沉钟
吻过他心的老刀
从天而降   一碗酒
 
 
 
 
《决战》
 
战书已下,明天一决雌雄
刀,还在炉火中
尚未成型
刀客,十万火急
一纸战书一座大山,压在肩头
 
淬火,锻打,星夜兼程
刀客,一夜未眠
头发一夜熬白
刀,火里来水里去
人,愁里来醉里去
一把断刀,能不能斩断噩梦
一大碗烈酒,送刀客跨上战马
 
喊杀声,风卷残云
淹没山峦
 
 
 
《前夜》
 
一整夜,劈一块石头
刀刃恋上火星
夜深人静
鸟和警觉的狗,不得安生
折腾夜,折腾自己
狼来了,他在试一把刀的狠
刀不老,心就锋利如初
夜夜醒着
骨节嘎嘎作响
 
好马已经多余
有一坛子红高粱  足矣
以酒祭刀
刀高高举过头顶
黄河在不远处,怒吼 
 
 
《诗意孤旅》
 
刀客站着
是大漠孤烟
倒下就是长河落日
黑夜压下来,一把刀
挑开一道雷电
刀光闪过,落雨落雪
洒一地月亮的碎片
孤独吗  不
霜刀在,铁马在,老酒在
一个人的兵团
行走在
大雁写下人字的天空
心不老,人不老
目光闪烁,刀锋凛冽
 
 
 
 
《路过春天》
 
鸟儿唱着山歌,醉他
多少个春天从身边路过
只在今天,回到童年
 
手里的刀,切水果割草
骑竹马或旋转木马
在房前屋后种一亩桃花
长大后做个木匠
游走在山花与草虫的合唱里
饿了抓一把云彩
 
可铁血的江湖
容不得风花雪月和乡愁
浑身上下用冰裹起来
热气腾腾的刀
斩断一声声执拗的鸟鸣
荡漾的春心
 
 
《桃花开了》
 
桃花开在山坡上
只能看一眼
心扛不起,那一树树血红
三月的桃花在故乡
在年轻的心里
是一个妹子的名字
是一枝被狂风折断的娇媚
是一块隐痛的伤疤
 
他捧起地上的落红
揣在胸口心跳的位置
一大口鲜血
撞开喉咙
 
 
 
《秋风又起》
 
一把老刀在秋风里断裂
刀断了
熔化一片月亮重新打磨
刀在,侠义之心就在
斩断秋风的胆就在
而一到中秋
刀刃竟比流水更柔软
血管里奔跑泪流
一个刀客怎能任目光苍凉
 
可今夕是何夕
当一轮满月穿心而起
悲壮的勇士
被云彩捎来的一声呼唤
惊出一身冷汗
刀断了就断了吧
胯下的赤兔,足以追杀乡愁
 
 
 
(麦子熟了)
 
经过一片麦地
他下马,长跪不起
麦子熟了,没人收割
爷爷曾在大日头的地里
抛下一把镰刀走了
爹爹饮一大碗混浊的黄河
他流不出的泪
 
手起刀落
砍倒刺眼的一片麦芒
却又捡起一大把
揣入行囊
赶紧离开,否则
会被这火海烧成重伤
 
 
 
 
 
《过年》
 
年纪空长一岁
离家,又远了八千里
一捧泥土揣在怀里
生根发芽,长满相思野草
老刀钝了  也懒得打磨
爆竹在心里炸开乡愁
夜空万家灯火,唯独
看不见娘点燃的那一盏
人在旅途,年在故土
在翻卷出痛与冷的黄土塬上
一棵树在责备他,
一株蒿草扎入充血的眼睛
没一片干净的月光可以擦泪
只能用一壶老酒
灌醉夕阳
 
 
 
《黑马》
 
黄昏举起的刀
还没落下,已扎破一颗老泪
伤痛挤压心脏,吐一地落霞
想回到草原
一个归字如此潦草
灵魂在风沙里痉挛
杀死过黑夜和秋风的老刀
这一刻怕了
 
颤栗中,刀背狠狠砍向
一声崩溃的嘶喊
心  发生金属的断裂
大地的眼角滚落
一滴月牙泉
 
 
《今夜醉一回》
 
醉一回,就在今夜
打开酒窖
泪水伤痕  扑鼻酒香
黑马是酒,醉在日行千里的风中
老刀是酒,醉在斩断一条
河流的奔腾
一头白发也是酒
醉去恩怨情仇
 
今夜,灌醉刀客的
是风沙的大漠,如血的残阳
是一个人天涯孤旅
与死神一次次擦肩而过
醉了,醉了
酒让刀客的心
春风荡漾,柔软无骨
 
 
《月亮》
 
月亮是刀客的娘
天上有娘
人在海角,也不会孤独
月色如水  洗心安神
望月,就是扑进娘的怀里
铁硬的心,融化成泪
八月十五那一晚
周身的伤疤绽开往事
点点猩红,是他的血
只有娘能读懂的悔
 
睡不着,他哭娘也哭
累了,月亮落下来
在小河里,在树杈上
在冷寂的客栈
在他高烧的额头
 
 
 
 
 
《梦醒》
 
雨从梦里来,淋湿清晨
浓雾在心里散步
胡须长了
那是一片夜色赖着不走
一个恶梦被心跳唤醒
窗外的马,长成一棵枣树
枕边的刀
被晨光切割出一声声鸟鸣
 
他不想走了,关山万重
都在昨夜坍塌
一无所有
正好做一个乞丐
沿着雨丝的屋檐
向天空举起一只空碗
 
 
 
《放逐》
 
老刀客放逐自己
刀,流淌一条急性子的河水
从夜晚赶往黎明
马,升腾一朵云彩
丈量一座山到另一座的距离
酒壶,倾倒出一汪天池
醉了过往的猎豹
 
放逐,一次浪漫的私奔
沙漠可以,海上也行
一只孤雁,或一叶小船
心,就被放生了
站在大山肩头
触摸闪电和更大的风
在夜晚砍伐一枝月桂
 
 
 
 
 
《刀之吻》
 
二十岁那年  他一刀
斩断了一缕情丝 
心底暗结一块伤疤
一个刀客 眼里只容得下刀
孤寂的雨夜会着火,烧灼难眠
心,冷硬的岩石,用来打铁
从不储蓄眼泪
人世间最动心的情爱
他只用刀,去吻
一吻就烙印在心上
攒够一生的痛,
留给自己老,留给酒
 
 
《祭》
 
 
离家出走那天
就知道此生回不去了
从此  认五岳为父
拜江河为母
老刀和黑马是骨肉兄弟
酒,最贴心的情人
 
河水经过深秋
已打磨出入骨的冷
在岸边,他痛饮一夜涛声
醉不去的是恨
一浪一浪,河谷回放嘶鸣
波涛扬鬃
 
热血为墨,刀尖为笔
大河的宣纸驰骋一篇祭文
一生喝下的酒
都在这一刻燃烧
 
    《铸刀》
 
他的刀  砍石头
砍流水,砍大风
砍孤独泪水与恶梦
昨夜,在月亮上磨刀
才发现它的老
 
折一支支闪电,在雷雨之夜
不会断裂的合金
眨眼跨越千山
大地在颤抖
 
积攒着
不放过每一寸怒火
一把刀要消耗多少回守望
醒着,不敢合眼
夜空竟被他的目光
凿出一个大洞
 
 
《火》
 
倒在自身的火海里 
血脉燃烧荒野
一个人,融化冬天的冰雪
大半生金戈铁马
伤过,死过,从不窝囊趴下
火,烧弯了钢刀
烧焦一颗不服输的心
倒下,喊声也要送到云端
头发漂白黑夜
 
火,到处是火
娘点起的灶火,打铁的炉火
血燃的怒火
以龙卷风的气势压来
他大笑,又痛哭
他呐喊,又叹息
在一场无法预知的大火里
死去又活来
 
 
 
 
 
 
《晚景的假设》
 
 
刀和马,暂时归他
连命也是
等老了,去海边盖一所房子
劈柴生火
耕地,种一坡梅花
梅妻鹤子
养一条狗  满院子鸡鸭
借一条木船
到海上,打捞一天晚霞
一个人的江湖,多美
可惜
他不得不提刀上马
 
 
 
 
《回家》
 
月满去耕山
父亲一辈子
养护着不起眼的浪漫
一地月光
留不住一道闪电
刀客远在天边
 
昨夜,父亲又来
喊他
回家
 
 
 
《夜行》
 
在黑夜里以酒祭刀
一碗又一碗
浓于黄河水的北方烧
一点就着火
酒是好东西
一醉就回到了故乡的麦场
刀早就钝了
山月开刃   井水抛光
日行千里的黑马,也老了
草料无多,涛声正好解渴
一封家书揣在行囊
不停催促脚步,快点再快点
半生漂泊,父母均已老迈
晚风在左,月影在右
归心比飞刀更锋利   刀刀见血
儿子已长大成人
不认识爹,但认识背后的刀
 
《葬刀》
 
在一棵老树下,葬刀
大半生江湖行走,他累了
华山,武当横刀立马
天山那一战输的莫名其妙
刀在鞘内竟拔不出
一世英名,落花流水
就此,刀客埋藏于深山
一间草棚夜夜呵护一星灯火
刀,恋上砍柴
战马,向流汗的土地回归
挂在月下的刀
梦话嘶吼出刀光剑影
埋了也许心静
无非立一座坟,派槐树看着
 
 
 
《断刀》
 
刀客年青过
老在一把刀断了之后
之前他爱过师妹,一个寡妇
刀断,心也断了
刀鞘里潦草塞满一腔怨愤
天底下最出名的匠人
居然经不起推敲
多好的刀,轻吹断发
刃薄如一片柳叶
而它断了,有勇士的决绝
不要问他,刀为何总不出鞘
决堤的苍凉
谁能拦得住
 
 
 
《老刀客》
 
老刀长出牙齿
而刀客掉光牙齿
收拾起江湖上的年少轻狂
老刀,是最称手的拐杖
酒,戒了
马放南山
那个曾睡过几夜的寡妇
已嫁作人妻,且风韵全无
人越老,心越空荡
可以容纳一万匹烈马
上山去,最好是水泊梁山
刀上的牙齿就是入伙的文书
叩打山门,我来也
 
 
《生日》
 
贴着云彩飞
刀是飞刀,马是飞马,刀客是飞人
天天行云流水,只一个日子
他从空中掉下来
儿子的生日,娘的祭日
他是娘的克星,爹的逆子
被剪去翅膀的一天
打雷,下雨,阴云密布
一道道闪电划开伤口
最亲的人,都在天上飞
近在咫尺却不可触及
总有一天,他会被一场雪崩
带走,去赴前生的
一次约会
将欠了一辈子的泪水
一滴不剩还给爹娘
 
《哭天》
 
他喊娘的那个女人走了
刀客一夜间
读懂了江湖的虚空
从云端坠落下来
刀化为泪水
日夜从小山村前流过
马,驮起一块石碑
那是炭化的心
大半辈子厮守一声声杀喊
余生交给一捧黄土
雨,好大一场雨
舀干银河的积蓄   落下来
他仰起脸
酣畅淋漓的箭
射穿一个铁人的前胸后背
被凌迟一回
老天爷会不会原谅自己
 
 
 
《北方烧》
 
半夜醒来,再睡不着
突然想起一种酒
北方烧
年轻时吞过的烈火
过瘾的醉,忘不了
窗外,飞雪在忆旧
一把把盐在伤口燃烧
 
中年的醉里有泪
清醒的痛必不可少
 一条河流
在血管里奔跑
一匹千里马,再累再老
不流尽最后一滴汗血
不会卧倒
 
《刀客情史》
 
二十岁爱上一个青楼女子
三十岁娶了城里的寡妇
四十岁那年妻子难产
五十岁,没娘的儿子夭折
年过半百,刀客重出江湖
磨快生锈的老刀
再读一遍水火往事
劈一块石头,刃口还好
马老了,不堪重用
有大风足矣
刀舞动起来,星辰摇落
一日千里,追赶丢失的岁月
纵然如烟,总有些痛在那里
等待故人归来
 
 
《当刀》
 
当了刀,整个人空了
空如一声蝉鸣
孑然走过夜色
心跳里,有饱嗝压不住的冷
铁马入梦
蹄声飞溅一地霜花
谁能唤醒刀尖的寒光
让冷涅槃
 
昨晚,他紧握住刀
刀流着泪说,想回家
早上,他晾晒在风里的枕头
湿了一大片
 
 
《晚潮》
 
在蟋蟀的催促下
老了,灯影掩藏起
一片卷刃的柳叶
 
空酒瓶在床尾收藏鼾声
一波一波
像海螺把大海的涛声
都吞进了肚子里
只是等不到
释放潮汐
 
 
 
《老》
 
隐退江湖,先卖马再卖刀
马,尚可以负重三百斤
刀,砍柴正好
 
独守夜的黑
思念点亮唯一的灯
声声嘶鸣从河岸边飘过来
最终挂在脸上
金属的撞击
夜夜划开古铜色皮肤
凌迟回忆
 
而今,一个人的村子
在心上撕裂开最大的伤口
血流不止
打败三山五岳
竟会输给一场秋雨
 
 
 
 
 
《暮年》
 
年青时,刀客爱刀
一把秋风,明月千里
老了,他爱上了酒
一壶黄河水,浊浪滔天
醉一回,重回江湖神游
刀光剑影,不老的是传说
那时还痴迷于马
烈性子的最好
现在恋上了马头琴
在一曲苍凉里,放进去
少许片段
太多了就会压断琴弦
 
 
 
 
 
《归来》
 
当年骑走的马
已埋在远方的山上
刀还在,以伤痕纹身
 
故乡陷落在夕阳里
迎他回家  只有父母的坟
惯于喷火的眼
对泪水早已陌生
可恼的风,射出一支毒箭
痛,且不可医治
侵蚀余生
 
 
 
 
 
《白》
 
试一试刀锋,果然寒冷彻骨
祖上唯一的遗产
家贫如洗,因一把刀而厚实
青面兽杨志用过
可以镇宅避邪,斩断狼烟
一千年月光,冷凝刃间
吻过火,吻过血,吻过死神
 
流水声里,刀客感到冷
桂花落满山坡
过不了多久,会落一场白雪
人  最终以一个白字
插入山间
 
   《一滴老泪》
 
第一次落泪
是在一个人的午后
战马倒下  老刀断裂  
都没皱眉头
泪会使刀生锈,甚至断裂
心底那一点苍茫
逐渐被晚风放大
放大到不可收拾
老刀,软化于声声雁叫
老马见风淌泪
 
 
刀已多余,马也是
酒,一口喝干
今夜他走进一团烈火
伤口一枚枚解开
仰面朝天,接受星空邀请
谁在唤他,正是母亲
但没有一只手
替他擦去眼角的
那滴老泪
驿站外   箫声落了一地
 
 
 
 
《皈依》
 
娘死了
爱过的女人也死了
江湖已老
刀伤点燃的仇恨也已愈合
落叶归根,一个逆子
归去,他怕
没有一寸野草愿意收留
身体里装满酒
压住一把刀
切开一座山,拦住一条河水
回家的路
要用前额丈量
村外的小庙香火冷了多年
正缺一位僧人
 
 
 
 
《应战》
一场雷阵雨,驱赶刀客
躲进一座小庙
不能带刀
脚步必须轻柔
 
这可是祖母的佛堂
一时间,他觉得好累
冷清香火,点燃灶台炊烟
木鱼细数
纺车声里的叹息
强悍的心松软下来
刀客以鼾声
应战,外面的叫阵
 
 
 
 
《余生》
 
老刀被一盏青灯点化为
一片月色
黑马在疲惫的梦里咀嚼
窗外那一地落雪
 
红尘倒戈,入定于禅堂
木鱼与香火
是疗伤最好的白药
老刀客,打遍五岳的王
借一座小庙安放困顿的心
 
饮下的酒,倾吐一条小河
摘下前胸后背的刀疤
贴在夜空
星光灿烂,佛乐醉心
这刀枪打不开的世外桃源
只需一心的静即可
穿墙而至
 
 
《最后一次磨刀》
         
 
今夜月色正好
刀客蘸着心跳磨刀
刀已卷刃,枣红马失眠
粮草均无,刀伤却在燃烧
酒,不够一碗
胸膛里热血尚有不少
月光的泪,擦也擦不掉
砂石坚硬的时间,一寸寸减少
刀在哭,他知道
 
 
 
 
《刀客之死》
 
砍掉一杆膏药旗之后
被挖心
行刑那天有小雨
刺刀聚集来一大群羊羔
刀客没有了心
眼睛却睁着,喷出血
他使惯的老刀,此刻
握在敌人手里
自己的刀杀死自己
他大笑,莫非他疯了
都说刀客是条汉子
可他死了
过了些时日人们就忘了
活着多么难
顾不上回忆,况且是个浪子
 
据说留下一个遗腹子
吻过他心的刀
没有生锈,在儿子手里
 
 
 
《遗腹子》
 
没见过爹的遗腹子
村里人说
他有爹的野性
娘说爹死在很远的山外
他不信
一个刀客怎会轻易死掉
十二岁,他独自下山
十八岁,又回来給娘上坟
一个迷,两个痛
他跪在一堆黄土前,哭累了风
没爹没娘的孤儿
从此,成了一棵草
吻野火吻刀尖吻不到娘的责骂
娘真的躲到地下了
他要揪回爹,不管多远
揪回来  陪娘说一宿话
 
 
 
 
《刀客的女人》
 
刀客心里有刀  有马
唯独没有她
 
家,留不住漂泊的灵魂
她只盼男人的老
老了,就可以回来担水劈柴
养一群鸡狗
清晨用温存的目光
唤醒贪睡的喜鹊
 
从此,她日夜与光阴作战
老,看来遥远在山那边
刀客,在刀丛里入梦
向火焰泼洒热血
 
她留一把刀给自己
刀尖上,涂抹一点砒霜
一封血书
只等一场大火   祭奠
 


 









中国新疆时时彩 新疆时时彩票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彩十分钟开奖号码 新疆喜乐彩历史开奖结果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 重庆时时彩杀号360彩票
天津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好 新疆时时彩开奖视频网址 天津时时彩5星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跨度图 重庆时时彩骗局揭秘 金盾重庆时时彩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 天津时时彩彩乐乐 天津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四星跨度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重庆时时彩交流论坛 重庆时时彩直播开奖 重庆时时彩qq群 新疆时时彩彩信息 天津时时彩开奖一分 重庆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
健康早餐加盟 早餐工程加盟 自助早餐加盟 陕西早点加盟 油条早餐加盟
早点加盟项目 移动早点加盟 早点招聘 早餐培训加盟 早餐肠粉加盟
双合成早餐加盟 特色早点加盟店排行榜 早餐类加盟 早餐免费加盟 油条早餐加盟
天津早点小吃培训加盟 品牌早餐店加盟 北京早点小吃加盟店 健康早餐加盟 早点小吃店加盟
又又色球走势图 天津11选5开奖记录 上海快3三同号单选预测 七乐彩号码基本走势图 福建快3号码分析
体育彩票排列5 安徽快3走勢图 快三走势图 竞彩足球贴吧 排列3字谜
今晚球赛直播 北京赛车pk10官网赔率 浙江11选5 六合开奖结果 上海快3预测
11选5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22选5 河北11选5遗漏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 网上玩天津11选5